格列佛走廊

◎ 格列佛遊記是一本有趣的故事書,描述格列佛遊歷世界有趣的故事。

小人國:
作者以居高臨下角度,用巨人眼光俯視人類的荒唐渺小。
大人國:
作者以小矮人的角度,仰視人類粗俗和鐵石心腸。

◎ 體驗遊戲 :

試著找出兩位相同身高和體型的小朋友,走到步道裡感覺我們的身高是否會造成差異性呢?觀察看看,一起來實驗吧!

留影牆

一、
小朋友,猜猜看,影子是如何產生的呢?白天和晚上有什麼不同呢?如果有一 天,你的影子再也不跟著你,而是被凝結在牆上,千萬別驚慌,因為它可能是一面磷光牆。
二、
園區光學屋內的留影牆塗佈含佈”磷光材料”,當磷光牆受光時,牆面會吸收能量,無光時再慢慢釋放能量;而被人遮住的部份,因為沒吸收到光,所以會形成黑影,就是我們被定在牆上的影子。所以,是不是很神奇的光學魔術呢?

透視屋

物體的大小感覺和我們眼中的視角有關,視角愈大,感覺物體就愈大。例如公路盡頭的電線桿,看起來細小如絲;反之將食指拿近眼睛時,卻又感覺它大得足以遮住一座山,透視屋的原理便在這裏。

達利樂園

可曾看過水逆流而上的景像,這是利用地心引力的力量,所創造出來的視覺神經失調。不論是傾斜屋裡的撞球桌或達利花園的水往高處流,只要你從屋外方向內作透視,再將它與水平位置比較,你會發現無論是高處桌面或水的高處,以真正的水平面來看,都是比低處還要低,所以才會造成這種奇異的現象。

鏡牆

光在鏡子中會反射,產生虛像。若光在兩面有夾角的鏡子中來回反射,則會產生無數個像。若以360度除以角度減1,便等於鏡中的像數。

哈哈鏡(畢卡索畫像)的原理

是由曲面鏡引起的不規則光線「反射與聚焦」,形成散亂的影像。鏡面扭曲的情況不同,成像的效果也會相異,基本常見的變換效果有高矮胖瘦等四種效果。

歐普藝術牆

歐普藝術是精心計算的「視覺的藝術」,使用明亮的色彩,造成顫動效果,達到視覺上亢奮。歐普藝術又稱光效應藝術或視幻藝術,1960年代出現在歐洲而後盛行於美國,是一種利用光學原理加強繪畫效果的藝術。歐普藝術多以抽象的幾何形及漸變的明暗和色彩不同組合,造成觀賞者視覺上的錯覺或幻覺效果。

瓦沙雷利,生於匈牙利的法國畫家,他是歐普藝術的先驅及代表者,歐普藝術理論及作品的特徵,大多能見於他的作品上。

伊索萬年表(日晷)

這是全台灣最大的日晷儀,透過水平式、垂直式、圓筒形曲面三種日影呈現出時間。

因為地球自轉和公轉影響,在日照投影上會因季節不同而出現時差。在太陽日照下,可由中間斜板的影子將時間直接讀出來,由於世界通用的標準時間是以15經度為一個時區(180度/12時),所以必須將日晷上所看到的時間,加上本區的時差才是一般通稱的中原標準時間。我們附有時差表對照,您不妨來此考驗一下自己的數算能力。

阿波羅花園

沒有電!我們的生活⋯⋯

小朋友,你回想一下颱風天停電的情形,是不是很不方便?而那只是暫時停幾個小時,假設連續停電一星期,你能想像那種日子嗎?總有一天地球資源會用完,當我們沒有煤或石油來做火力發電,沒鈾礦來做核能發電,又因地理形勢限制無法再建更多的水力發電廠時,我們只剩下唯一外來能源––太陽能。利用太陽能發電的優點是它永遠用不完,而且它不像核能發電或火力發電會造成污染,也不像水力發電會影響環境生態,可說是最乾淨、最豐沛的能源。既然有這麼多好處,為什麼現在不普遍呢?原來是成本太高,現在還無法大量使用。而且它很容易受天氣影響的缺點也還沒解決(因為地球表面有大氣層,氣候不穩定的因素遠大於外太空)。但有一些生活上的小電器,如:電子計算機、掌上型電動玩具,都已經開始用太陽能來發電了呢!

蜜蜂的眼睛

一、
我們對於眼睛所見到的一切,都已經習以為常了,但是你知道嗎?在大自然中,許多動物眼裡的世界,和我們所看到的是大不相同喔!
二、
不一樣的「視」界 關於動物的視覺,就讓我們從幾億年前說起吧!當時的生物不算是真正有「眼睛」,因為牠們的視覺,全都仰賴附著在皮膚上的原始「感光細胞」。之後經過不斷的進化,所謂的「眼睛」才擁有辨認形狀、偵測物體移動、分辨顏色等能力。

昆蟲的複眼 : 很多昆蟲都有大量的眼睛,我們稱為「複眼」。複眼是由許多六角形的小眼組成,複眼的體積越大,小眼的數量就越多,對物體移動的反應也就越敏感。不過,複眼不見得能讓昆蟲看得更遠,因為牠們常常只能看到一到兩公尺外的景物,每種昆蟲的複眼量不一定,舉例來說,蝴蝶有一萬多個小眼,蜻蜓則最多有二十幾萬個小眼。

圓筒示波器

吉他或小提琴等樂器的絃,在產生聲音時振動得相當快,但我們肉眼無法看出絃的振動情形。究竟絃的振動如何變成看得到的波動呢?「園筒示波器」利用一個大滾筒的條紋,可以將吉他絃的振動呈現出看得見的波形,相當有趣。

柏謝椅(椅子上的人變小了)

柏謝椅利用的是我們視覺系統的自然反應,我們視覺系統誤以為看起來很完整的東西,實際上大致也很完整,可是事實上柏謝椅的椅座與椅腳是分開的,而且距離很遠,椅座放在比椅腳更遠的地方,如果你站在確切的位置觀看,就會以為椅座與椅腳連在一起,因為你覺得正常的椅子,不會有超大的椅背搭配四支正常大小的椅腳,你的大腦只好把這些線索拼湊起來,變成另一種真實,大腦正在不斷的運用視角,調整你對日常生活真實的感知,所以在遠距離椅座上的人就變小了。

下半身不見了

他的身體那裡去了呢?

從外向內看看時,並沒有看見箱子呀,那麼他的身體到底在那裡呢?仔細看看,原來桌子底下並不是空的,而是在箱子外面凸出的部分貼上一面鏡子,偽裝成一張桌子。鏡子前面還用一片木板圍起來,以免大家的腳 被照出來而穿幫,同時,屋內都漆上相同的顏色,鏡子照得到的地方,都不掛任何東西,避免鏡子照出來, 而被發現桌子下面有鏡子掩護。